或許到最後沒有完美句號
仍然倔強冒險一一去征討
自介→About Me
背景︰pixiv ID=40073300

© 無盡旅途
Powered by LOFTER

1. オープニング 2. あんみつを食べながら…の段

无:


「忍たまがラジオにやって来た!の段」あんど「こんなこともあったんだよの段」

因为这两轨剧情是连续的所以放一起。

2轨有毒……而且居然剧本还是浦泽桑www为什么会写这样的剧本啦www

顺便第二轨是公开放送过的,可以直接在线听,指路16:16开始。

1.オープニング 开场

仙藏:嗯!咳咳,大家好,我是忍术学园六年I组的立花仙藏。嗯……是不是再开朗点的感觉比较好呢?咳咳,大家好,我是忍术学园六年I组的立花仙藏!……是不是有点太随便了?这样一来作为最上级生的面子都丢光了。嗯……不好办啊……咳咳,大家好,我是忍术学园六年I组的立花仙藏……

喜八郎:喏,你看看仙藏前辈那个样子啊,食满前辈。我说的没错吧?

留三郎:噗……真的啊,不好意思怀疑你了喜八郎。不过那个一直处事冷静,就算点心跑到鼻子里脸色都完全不会变的人居然还能做出那么多表情啊。

喜八郎:为什么他会那样呢,食满前辈?

留三郎:啊……哈哈哈,之前我和仙藏被学园长先生叫去了,让我们介绍一下以前出演的广播剧。

喜八郎:出演广播剧什么的……总觉得时代错乱了呢……

留三郎:这就不用想太多了,反正我们要做的就是一个今日限定的忍术学园放送部。

喜八郎:啊,所以立花前辈才早早起来特地进行预先排练的吧。

留三郎:仙藏那个家伙,在学园长先生面前皱着眉头说什么“咦,是要我做吗?”,这不是兴致勃勃的嘛。

仙藏:才没有兴致勃勃呢!

留三郎:呜哇——仙藏!

喜八郎:立花前辈,听到了啊。

仙藏:我只是接受了学园长先生的委托,为了做出最好的成果在进行钻研而已!对待委托就要好好地完成,这对于我们立志成为忍者的人是理所当然的吧?绝对不是因为我想做才这样的!

文次郎:那么不如就把那个任务交给我吧,仙藏?

仙藏:文次郎!

喜八郎:潮江文次郎前辈,还有善法寺伊作前辈也一起啊。

伊作:偶然经过时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文次郎:真是的,为什么学园长先生把那么重要的任务只交给仙藏和留三郎,而跟我一个字都没提呢?

喜八郎:因为要宣传广播剧嘛,这是形象的问题呢。

文次郎: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啊,喜八郎?

喜八郎:没有~什么都没说~

伊作:我是大概明白为什么没有喊我。

留三郎:嗯?什么啊,伊作?

伊作:要是让我这个被称作学园第一不运的人参加,突然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不运事件就麻烦了啊。

留三郎:伊作,你最近也太没出息了吧,要开朗点,来笑一下!

伊作:啊哈哈,哈哈哈……

文次郎:总之仙藏你让开,换我上。

仙藏:不,不用你操这个心,交给我你一边看着就好。

留三郎:文次郎你别多管闲事啊,稍微学学伊作的谦虚怎么样?

文次郎:什么?!留三郎,想打架吗?

留三郎:一决胜负吧,文次郎!

文次郎:好啊,来吧留三郎!

留三郎:我上了,文次郎!

(犬猿喧哗中^q^)

仙藏:喂,你们两个,不要在这么狭窄的房间突然拿出忍具来对打!

文次郎:嘿——

留三郎:才不会输!

仙藏:给我住手!不听的话我就要把这宝禄火矢点上火……

留三郎:不会一直中你这招的!

文次郎:嘿——

仙藏:咳啊!留三郎,文次郎,这水你们是从哪拿出来的啊?!

文次郎&留三郎:不知道!

仙藏:什么?!

(三人喧哗中^q^)

伊作:啊真是的……大家住手啦!你们还要介绍广播剧的吧?

喜八郎:哎呀呀~六年的前辈们一到一起就会变成这种场面呢。

雑渡昆奈门:(跳下——)

喜八郎:咦,你是?

雑渡昆奈门:呀,好久不见了。

伊作:黄昏时忍军的……有点面粉门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

雑渡昆奈门:我的名字是雑渡昆奈门才对。

众:咦——

文次郎:雑渡昆奈门你?!

雑渡昆奈门:各位忍乱的粉丝们,大家好,我是黄昏时忍军的忍者队首领雑渡昆奈门,接下来就是忍者乱太郎20周年特别放送广播剧“吃着豆沙水果凉粉”之段和“心之传球”之段,请欣赏。

文次郎&留三郎:啊!

仙藏:你!居然把我的台词给——

文次郎&留三郎:雑渡昆奈门,跟我一决胜负!

喜八郎:请不要在意前辈们了,这就开始吧~


2. あんみつを食べながら…の段 吃着豆沙水果凉粉之段

鹰丸:我的名字是斋藤鹰丸,忍术学园四年HA组的学生,我的父亲是明星美容师,我在成为忍蛋之前也是美容师。现在,我最烦恼的事情是黄昏时忍军的忍者队首领雑渡昆奈门,正与忍术学园六年I组的立花仙藏君在忍术学园的后院打斗。

雑渡昆奈门:立花仙藏君。

仙藏:怎么,雑渡昆奈门?!

雑渡昆奈门:我听说你是忍术学园第一冷静的优等生,没想到是个热血的家伙,真期待你接下来能给我一个怎样热烈的攻击呢。

仙藏:火车剑!(注:在手里剑中央装置火药,投掷时点燃导火线的一种武器)

雑渡昆奈门:原来如此,火车剑确实是热烈的武器呢。

仙藏:哈!

雑渡昆奈门:哼!

仙藏:宝禄火矢!

雑渡昆奈门:越来越热烈了。

仙藏:哈!

雑渡昆奈门:哼!

鹰丸:就算立花君身为忍蛋再优秀,也打不过黄昏时忍军的忍者队首领雑渡昆奈门啊,真头疼。顺便为什么身为四年生的我会称呼六年的立花仙藏为立花君呢?那是因为我跟立花君一样是15岁,但是之前没有学习过忍术所以就被编入了四年生。

喜八郎:鹰丸同学,斋藤鹰丸同学!

鹰丸:现在喊我的这位是忍术学园四年I组的挖陷阱名人绫部喜八郎君。

喜八郎:你对着那边在自言自语什么呢?

鹰丸:啊哈,抱歉抱歉。

喜八郎:不是抱歉抱歉的事情啊,再这样下去立花前辈要被雑渡昆奈门打倒了。

鹰丸:确实,他要是继续纠缠就太危险了。

喜八郎:不过现在五年I组的尾滨勘右卫门前辈和五年RO组的竹谷八左卫门前辈正在阻止立花前辈呢。

鹰丸:咦,什么时候?

勘右卫门:立花前辈,请不要激动!

仙藏:尾滨勘右卫门,放开我!

八左卫门:立花前辈,冷静一点吧!

仙藏:竹谷八左卫门,放开我!

勘右卫门&八左卫门:不能放——

雑渡昆奈门:立花仙藏君,很受低年级的欢迎嘛,要是忍术学园举行学生会长的选举,你肯定会当选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仙藏:你这个笑声是怎么回事?!

雑渡昆奈门:不喜欢我这个笑声的话,我就这么笑好了,嘿嘿嘿嘿嘿嘿!

仙藏:更让人不爽了!

勘右卫门&八左卫门:立花前辈!

喜八郎:鹰丸同学,我们也去拦着他吧。

鹰丸:是呢。

喜八郎&鹰丸:立花前辈(君)!

仙藏:啊,绫部喜八郎,斋藤鹰丸,你们也来?

喜八郎&鹰丸:请住手!

雑渡昆奈门:立花仙藏君,四年生也这么喜欢你,看来你当选学生会长是没问题了,这次我这么笑,呼呼呼呼呼呼!

鹰丸:雑渡昆奈门先生,请不要捉弄我们忍蛋了!

仙藏:斋藤鹰丸。

鹰丸:什么?

仙藏:再怎么是年长者,也不要称呼敌人为先生。

鹰丸:好的,那我重新说,雑渡昆奈门,请不要捉弄我们忍蛋了。

雑渡昆奈门:那我就老实地道个歉吧,抱歉噢,仙藏君!这样你满意了吗?

仙藏:会满意才怪!

众:立花前辈(君)!

(鹰丸:就在那时,当我拦着再次冲向雑渡昆奈门的立花君,立花君那被称为忍术学园第一飘逸柔顺的秀发,轻轻地拂过我的脸……那个瞬间,我……啊……好想给立花仙藏这飘逸柔顺的秀发做发型啊!前美容师的本能被点燃了……)

鹰丸:立花仙藏……我来给你做发型!剪剪剪!

仙藏:啊,鹰丸,你干什么呢?

(鹰丸:我把立花仙藏那飘逸柔顺的秀发做成奈良大佛风格的卷卷头了。)

仙藏:别,别开玩笑了!

喜八郎:不,意外的跟立花前辈很合适呢。

鹰丸:绫部喜八郎❤我也要把你的头发做成倒着的富士山的发型!剪剪剪!

喜八郎:呀啊——!

勘右卫门&八左卫门:斋,斋藤鹰丸同学!

鹰丸:尾滨勘右卫门❤竹谷八左卫门❤你们的发型……

勘右卫门:呃呃呃呃呃……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

八左卫门:我还挺喜欢自己的发型的!

鹰丸:剪成南蛮传来的平头!剪剪剪!

勘右卫门&八左卫门:这根本只是剃光了而已啊!

鹰丸:嘿嘿嘿嘿……

雑渡昆奈门:斋藤鹰丸君,就算你是前美容师,是不是做得太过头了啊?

鹰丸:嚯嚯嚯嚯……雑渡昆奈门,我要用这把推子把你的头发也给……!

雑渡昆奈门:住手!绷带都乱了——!


迷之人:好,OK。

众:辛苦了!

浪川大辅:于是,今天的录音结束了。

森久保祥太郎:啊——累死了。

浪川大辅:这个声音是饰演雑渡昆奈门的森久保祥太郎桑。

石田彰:肚子饿了。

浪川大辅:这个声音是饰演绫部喜八郎的石田彰桑。

保志总一朗:我也是。

浪川大辅:这个声音是饰演立花仙藏的保志总一朗桑。

涩谷茂:今天不想回家啊。

浪川大辅:这个声音是饰演尾滨勘右卫门的涩谷茂桑。

东龙一:你不是一直这样的嘛!

浪川大辅:这个声音是饰演竹谷八左卫门的东龙一桑。然后——百分之百勇气~现在只能努力前进~这个声音就是饰演斋藤鹰丸的我,浪川大辅。


森久保祥太郎:呼——今天做什么呢?

石田彰:什么做什么?

保志总一朗:当然要去的吧?

涩谷茂:不想回家嘛。

东龙一:只有涩谷桑才这么说吧。

涩谷茂:只有我这么说?

保志总一朗:好像是的。


(浪川大辅:录音结束后,基本上大家都会按惯例一起去附近的甜品店吃豆沙水果凉粉。)

东龙一:今天我们就一边吃着豆沙水果凉粉一边聊人生吧!

涩谷茂:大家——东龙一现在有着身为声优的烦恼哦!

东龙一:谁说了那种话啊!

涩谷茂:不是吗?

东龙一:不是!

涩谷茂:再烦恼一点比较好哦~身为声优。

东龙一:你这家伙烦恼吧。

涩谷茂:你这家伙?

东龙一:开,开玩笑的啦!

保志总一朗:斋藤鹰丸,你怎么说?

浪川大辅:我斋藤鹰丸,一起去!

保志总一朗:我立花仙藏也去。

(浪川大辅:就在这时,我突然很想给立花仙藏,不,保志总一朗桑的头发做发型……)

浪川大辅:保志❤总一朗……

保志总一朗:咦?

(浪川大辅:我慌慌张张地清醒过来。)

浪川大辅:啊啊,没事。

保志总一朗:你刚刚是不是连名带姓地喊我了?

浪川大辅:咦,说了吗?

保志总一朗:说了。

浪川大辅:啊啊……然后呢?

保志总一朗:连名带姓地称呼很少见嘛,一般不是称呼姓就是称呼名的吧?

(浪川大辅:这时,我又有一种给保志总一朗桑的头发做发型的冲动……)

浪川大辅:保志总一朗❤……

保志总一朗:你看,又说了。

(浪川大辅:我努力地压制住想要做发型的冲动。)

浪川大辅:啊……这个……我就是想偶尔连名带姓地喊是不是也可以……呢……

保志总一朗:这个嘛,偶尔也是可以的啦。

浪川大辅:偶,偶尔可以的吧……

保志总一朗:是啊,偶尔的话。

浪川大辅:请你先走……先去吃豆沙水果凉粉吧……

保志总一朗:你不一起吗?

浪川大辅:不一起了!

保志总一朗:为什么?感觉你很难受的样子?

浪川大辅:没有难受……没有难受,你就先去吧!

保志总一朗:可以吗?

浪川大辅:……不是说了可以的吗!

保志总一朗:呜啊,别那么生气嘛,那我走了。

(浪川大辅:我并不是在生气,虽然没有生气,但这种感觉到底是?好像今天录音的斋藤鹰丸的性格就这么附在我身上了,忍不住想给立花仙藏……不,保志桑的头发做发型,这到底是?……就在这时突然。)

石田彰:浪川君,你刚才起就在自言自语什么呢?

浪川大辅:啊……绫部喜八郎!

石田彰:咦?

浪川大辅:……不是,石田彰。

石田彰:你对我直呼其名?

浪川大辅:石田彰桑!

石田彰:走吧。

浪川大辅:去哪?

石田彰:去吃豆沙水果凉粉啊。

浪川大辅:啊,去吧,去吧。

(浪川大辅:我们走向甜品店,之后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地吃着豆沙水果凉粉。)

(大家吃凉粉中)

(浪川大辅:这时,突然——)

东龙一:其实我比起豆沙水果凉粉,更喜欢石花菜凉粉啊!(注:豆沙水果凉粉为块状,拌着豆沙馅与水果等食用,石花菜凉粉更加像面条,浇上酱油之类的调味料食用)

众:咦——

保志总一朗:那你就吃石花菜凉粉啊。

东龙一:但是……

森久保祥太郎:但是什么啊?

东龙一:大家都在吃豆沙水果凉粉,感觉只有我一个在吃石花菜凉粉是不是不太好……

保志总一朗:哎,这种心情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森久保祥太郎:咦~原来你明白的啊~

保志总一朗:嗯?森久保君,你是不是跟我找茬啊?

东龙一:嘛嘛嘛……

保志总一朗:东君,这不是说嘛嘛嘛的时候吧。

涩谷茂:咪咪咪……

森久保祥太郎:涩谷桑,说咪咪咪也不对吧。

东龙一&涩谷茂:哞哞哞……

保志总一朗&森久保祥太郎:也不是哞哞哞吧。

东龙一&涩谷茂:咩咩咩……

保志总一朗&森久保祥太郎:咩咩咩也不对!

东龙一&涩谷茂:莫莫莫……

保志总一朗&森久保祥太郎:莫莫莫也不对!

(浪川大辅:那个时候,我正在惬意地吃着豆沙水果凉粉。)

石田彰:浪川君。

浪川大辅:石田桑,怎么了?

石田彰:在吵架呢。

浪川大辅:咦?

石田彰:保志君和森久保君正在吵架。

保志总一朗:你根本就不懂豆沙水果凉粉的心情!

森久保祥太郎:难道你就明白石花菜凉粉的心情了吗?!

保志总一朗:你再说一次试试?

森久保祥太郎:说就说!

保志总一朗:说个头啊!

石田彰:保志君和森久保君互相揪着对方吵起来了,这个场面简直跟今天的录音是一样的。

浪川大辅:什么意思?

石田彰:立花仙藏和雑渡昆奈门的打斗啊,然后尾滨勘右卫门和竹谷八左卫门上去劝架……

涩谷茂:你们两个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呢?

东龙一:太难看了快住手吧!

保志总一朗:涩谷桑,东君,放开我!

涩谷茂&东龙一:不能放——

浪川大辅:越来越像今天的录音了。

石田彰:还有浪川君总在自言自语也是一样的。

浪川大辅:也就是说……

石田彰:也就是说?

浪川大辅:忍者乱太郎的角色性格,进到了我们声优的……

石田彰:忍者乱太郎的角色性格进到了我们声优的?

浪川大辅:身体里!

石田彰:身体里?

浪川大辅:啊……想用这把推子把保志总一朗的头发给……剪成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

保志总一朗:呀啊——!

石田彰:保志君?

浪川大辅:石田彰的头发也想剪成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

石田彰:咦?啊啊啊!

森久保祥太郎:石田桑!

浪川大辅:森久保祥太郎的头发也想剪成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

森久保祥太郎:不是吧——

涩谷茂:森久保君?

浪川大辅:涩谷茂的头发也想剪成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

涩谷茂:呜啊啊啊——

东龙一:涩谷桑?

浪川大辅:东龙一的头发也想剪成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

东龙一:啊啊啊啊啊啊!

浪川大辅: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

众:哇啊啊啊啊!

浪川大辅:既然这样,就把我自己的头发……我浪川大辅的头发也给……!

涩谷茂:要剪成豆沙水果凉粉的造型吗?

浪川大辅:不,我要剪成石花菜凉粉的造型。

众: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迷之人:好,OK。

众:辛苦了!

喜八郎:啊~肚子饿了。

仙藏:绫部喜八郎,去食堂吗?

勘右卫门:立花仙藏前辈,我也去。

八左卫门:尾滨勘右卫门,我竹谷八左卫门也去。

鹰丸:我斋藤鹰丸也去。

雑渡昆奈门:那我也去。

众:咦——雑渡昆奈门也要去?

鹰丸:黄昏时忍军的忍者队首领雑渡昆奈门,好像从忍术学园的保健委员会委员长善法寺伊作那里听说了食堂大婶做的酱煮青花鱼套餐很好吃呢。


浪川大辅:吃着豆沙水果凉粉之段,剧本:浦泽义雄,角色:斋藤鹰丸,旁白:浪川大辅。

石田彰:绫部喜八郎:石田彰。

涩谷茂:尾滨勘右卫门:涩谷茂。

东龙一:竹谷八左卫门:东龙一。

保志总一朗:立花仙藏:保志总一朗。

森久保祥太郎:雑渡昆奈门:森久保祥太郎。

评论
热度 ( 20 )
  1. 無盡旅途用具仓库一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りずむ
  2. 無盡旅途用具仓库一号 转载了此文字